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育儿篇 > 金花娱乐城返水

金花娱乐城返水

(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:凤凰网)

  因为一场梦,我5.1去了拉萨。没有任何悲伤、失望,我带着满心欢喜与憧憬来到了雪域圣城。这里的确是人间仙境,淳朴的藏民、温暖的阳光,还有那巍然的布达拉宫,这一切都令我兴奋不已。我是一个人去旅行的,自己的心脏不是很好,本来家人是反对的,可我执意要去,父母最终妥协了,只希望我能照顾好自己。其实,我一直是一个人在生活啊,来北京工作已经四年了,从国企最基层的小职员,一点点爬到了部门主管,我已经很坚强了。

  我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不是时下流行的骨感美女,但却身材匀称,体态婀娜。领导们常说,我是公司女人味最浓的美女。所以,我走到哪,总是有男人主动帮助我。拉萨,亦然如此。在家庭旅馆,结识了很多仗义直爽的朋友,大家一起玩、一起喝酒,给我的拉萨之旅增添了很多乐趣。朋友们都很好奇,像我这样的美女怎么没男朋友在身边,我每次都只是笑笑,说缘分未到吧。可是,我万万没想到,我会在毫无准备下,遇见了他,另一个世界的男人,或者,我应该称呼他,僧人!

  决定去他的寺庙逛逛,是很偶然的。前夜和藏区部队的朋友们,喝了有6、7两白酒。我也不知道,自己怎么那么胆大,也不怕把命留在拉萨。嘿嘿,第2天醒来,整个人像快要死了般难受,又晕又吐的,好在有老板娘照顾。在此宣传一下,拉萨八宝宾馆,老板娘徐姐人很好的,宾馆也很有藏族特色,价格合理,向大家“严厉”推荐(声明本人不是托儿)。可人生就是这么奇妙,快中午时,我竟然完全恢复了,像没事一样活蹦乱跳,要知道,在北京,我喝这么多酒,第二天基本就是在床上躺一天的。

  本着不浪费一分一秒的节约原则,我给自己又安排活动了,去寺庙拜佛。说去就去,我化了一个淡妆,穿上漂亮的裙子,得瑟着出发了。数月后的今天,想起当日,真是感慨万千啊!如果没有那次相遇,我的人生是完全不一样的。他所在的寺庙,在藏传佛教中是很出名的,号称他们的“北大清华”。我沿着蜿蜒的山路,怀着一颗虔诚的心,慢慢地、慢慢地走去,参观了大殿、僧舍。随着人群,挤进了一个大坝子,里面有许多僧人在拍巴巴掌,俗称辩经。我十分惊讶好奇,天蝎座的我就是喜欢研究这些奇奇怪怪的事,我拿起相机,一个个的拍照、摄影。可是,当镜头转向他时,我整个人惊住了!仿佛灵魂出窍般,再也收不回来了!一个藏族小男孩撞到了我,我才回过神,为自己的失态觉得好笑。可是,他的容貌总是在我脑海反复,多么熟悉,那种感觉,让我怎么也舍不得将眼睛从他的面庞移开。

  他长得很普通,180左右的身高,瘦瘦的,黑黑的,唯一的亮点,可能就是他的眼睛吧,大而明亮。后来,他曾说过,我的眼睛和他的好像,我心里很开心,这是我和他的缘分。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继续欣赏僧人们的辩经。在里面还真发现一个僧人,长得那叫一个帅啊,皮肤特别白,嫉妒得我牙痒痒的。辩经结束后,僧人们都离开了,我继续在寺庙里闲逛,听听讲经、逗逗小狗、给牦牛拍照,玩得不亦乐乎。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我觉得该回去了,便一个人慢悠悠的下了山。走到山下,我突然觉得心疼,是生理上的心疼啊,我心脏一直不是很健康的,可来了几天都没事,怎么这会突然就一阵阵揪心般的疼了?我停了下来,调整呼吸,慢慢缓了过来。不知怎么呢,突然想起那个僧人,好想见到他。可下一秒,又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觉得可笑,人海茫茫,去哪见啊?这会儿离开,也许是一辈子都不会见到他呢!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舍,再看看这座山、这所寺庙吧,下次再来,可能已经物是人非了。就在我回头的那一刹,我看见了他,就在我的对面,我们相聚不到5米,我有点近视,看不清他的脸,可我知道,那就是他!佛主啊,那一瞬间,我竟然哭了,眼泪是为了他。他看着我,就这样看了一会儿,笑了笑,离开了。

  我站在原地,久久不知所措。是他,真的是他!佛主听到我的祈求,让我在离开之际,见到了他!我是一个知足的女人,能再见他一面,了了这个念想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我擦干眼泪,收拾好心情,决定离开。由于一下午没有喝水,我觉得口渴,在离开时,去了旁边的小卖铺,在那里,我又遇见了他。我毕竟是俗世中的女人,两次遇到自己心中挂念的男人,我怎么可能再轻易让他离开?罪孽啊,现在想想,如果当时没有那丝邪念,我俩也不会有今天的苦难。

  他好像是打算买创口贴,他的手掌因为拍掌而裂口了。恰巧我身上就带了创口贴的。我赶紧把自己的给他,他看了看我,接受了,用不太熟练的汉语,说谢谢。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清他。他,真的长得不怎样啊!黝黑的脸上有着藏族的高原红,还有一些痘印。我忍不住笑了,我一直以为,僧人吃素,是不会长青春痘的,原谅我的无知吧。

  “请你吃棒棒糖”,我从包里掏出。从网上看的,进藏一定要带棒棒糖,可以给小孩的,可我却给了他。他用一种怪异的表情看着我,一定是觉得我把他当小孩呢,我尴尬的保持着递糖的姿势,该收回还是…….在我几乎泪奔时,他笑了,收下了.我如释重负,不然真是丢人现眼啊。

  “你笑起来真可爱!”当这句话不自觉地说出时,我诧异了,脸瞬时急剧升温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他继续用杀伤力极强的笑容面对我。天啊,他当时一定把我当花痴呢,其实我那时的状况不重亦不远矣。

  “没~~没什么!”,我转头对老板说,“一瓶水”。付了钱,我立马跑人,太失控了,这不是我的style!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啊。上至总裁下到大客户,喜欢我,对我明示暗示,我都能把握自如。可今天究竟是怎么了?难道高原的缺氧,令我智商为负?

  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离开了小店,跑到了马路对面。可站了老半天,都没有出租车经过,佛主啊,别和我开玩笑呢!而他,站在马路的那边,一动不动,看着我这边。因为我的近视,我不知道他是否在看我。这时,另一个僧人下山来了,和他说了几句,貌似他们要离开了,我心中不舍。可是他两走了几步,尽然分开了,那个僧人上山去了。而他,却穿过马路,向我走来。“噗通~~噗通!”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在加剧。微风拂过,掀起他红色僧袍的一角,这画面,突然让我记起儿时做的那个奇怪的梦,梦中在黑暗的房间内,一个穿着红色僧袍的僧人在我面前盘腿而坐。20年过去了,那个梦却和今天的他联系在了一起!

  他就这样走入了我的生活。

  “你去哪?”他蹩脚的汉语,我真是不敢恭维。

  “回市区,”镇定、镇定啊,我得Hold住首都人民的范儿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保持我的形象呢。

  “**”,他笑了笑,这人怎么那么爱笑啊?“你~~名字?”

  “**!”

  寂静,谁也不说话,我们相视而笑,好像谁也不愿打破这美好的相遇。

  “你~~~”

  “你~~~”

  我们同时开口,忍不住都笑了。“你先说,”我此刻心里仿佛已经开出花,我是个成年人,我知道,我喜欢上这个男人,不,是僧人!原谅我吧,佛主,我是红尘中人,没有那么高尚!

  “山的那边,天葬!”他指了指远方,“汉人,不能,去!”

  这是哪跟哪啊?我也没想去啊!我嘿嘿傻笑两声,点了点头。“你的家乡在哪?”我感觉自己是调查户口的,熟话说得好,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。

  “啊?~~~~~”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笑。

  我直接晕倒,听不懂啊,接下来,就是我和他的鸡同鸭讲!(此处省略500字)

  没过多久,在我大脑发胀时,出租车出现了,我没有理由继续赖着不走啊,依依不舍地上了车,摇下车窗,想在心中刻下他的容颜。

  “你,电话,多少?”他掏出手机,我再次为自己的无知自卑,原来现在的僧人都有手机啊。我想象中的喇嘛们都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。鄙视自己。

  我们交换了号码,挥挥手,告别了。其实当时,我心里并不认为会有什么事将发生,只是一个号码,也许联系几次,就这样淡忘了,毕竟我们沟通太困难了。不过,我还是很开心的,在这遇见他,相隔千山万水的我们,在这所寺庙相遇,又奇迹般的再次邂逅。这已经是很美好的回忆,满足了我这个小女人的浪漫幻想。看看车外拉萨湛蓝的天空、洁白的云朵,还有路上欢歌笑语的藏族同胞,那时,我心里真的暖暖的,一种幸福、快乐、满足包围着我。

  回到宾馆,我很八卦地把当天的经历告诉了徐姐,可重点却是那个皮肤白皙的帅喇嘛。至于他,没说什么,可能还没回过神吧,总觉得他那么不真实,像梦一样。

  晚上,早早洗漱完毕,躺在床上,构思明天的安排,明天是最后一天,我得好好安排。可想着想着,又想到了他,他的手掌好些了吗?我是行动派,立马拿起手机,给他发了短信。“你的手可别沾水哦,会感染的!”

  十分钟后,他的短信来了,“好的,谢谢!”

  好简单的回答,我心里挺别扭的,“棒棒糖吃了吗?”

  N分钟后,“没有。”

  “我明天去看你吧,很喜欢你们寺庙”,我就这样把最后一天给安排了,但我不后悔。

  “真的吗,太好了,见到你,很高兴!”

  我们就这样从晚上8点聊到了凌晨3点!因为,他的速度太慢了,虽然不会说流利的汉语,但他还是会一些拼音的,可也不熟练。每次当我快睡着时,短信就响起,天啊,我这样,第二天,哦,是稍晚会怎么去见他啊,一定有黑眼圈的。

  写不下去了,回忆是一种痛苦,现在的我,眼睛已经肿了!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!

  第二天,我很早就起来了,洗脸、敷面膜、化妆,恨不得把最美的自己展示在他面前。效果自然是显著的。那天在他的寺庙,我的回头率是不言而喻的。游客看我也就罢了,辩经时,很多僧人也不停的回头看我,我自认脸皮已经很厚了,因为这样被人注视,已经习惯了。

  和他约好在辩经场下面的小卖铺见面,那天好热的,我坐在小店门口,等着他,傻傻的笑着。游客们都好奇的看着我,别人去西藏都是全副武装,穿的那叫一个专业,可是我,穿着漂亮的裙子,还盛装出行,在那,的确是一道风景。

  没多久,他跑过来了,和我一样,傻傻的看着我笑。他叽里呱啦的说了什么,我没有听懂,只是跟着他走了。看着前面他的背影,我觉得这个场景好熟悉。好像很久以前,我就这样总是跟在他的后面。我不想总是看他的背影,小跑两步,追上了他,对他露出了我认为自己最美的右侧45度的魅力微笑。

  他脸红的样子,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

  我们走到了寺庙门口,他好像还有事情要做。我便坐在路边,看着天空发呆,真美啊!寺庙的天空仿佛特别湛蓝、寺庙的白云仿佛特别洁白,寺庙里的我,特别的开心。我喜欢这里,喜欢这里的小狗、牛牛,还有他。

  “咔嚓——咔嚓!”照相的声音,我转头看去,3个游客正举着相机对我拍照。“美女,你太漂亮了,你今天穿的裙子和背后的僧舍太搭了,这画面太有意境了,没忍住就拍你呢!”

  我笑了笑,“没关系,拍吧!”也许只有在西藏,人与人之间才没有那么远的距离。

  这时,他和另一个僧人走了过来,他冲我笑了笑,显然,刚才那一幕他都看见了。他俩说了些什么,然后他离开了。我正想起身追去,可另一个僧人叫住了我,“他一会儿还有工作,他让我先陪你下去喝会儿茶。”我只好作罢,跟着这个小男孩下了山。

  这是他的小师弟吧,我心里想着。可是,我万万也没有想到,小师弟会给我们带来的命运!小师弟和他们不一样,小师弟不是普通的僧人!

  和小师弟一起下山,在茶馆的大坝子喝酥油茶。虽然环境不是很好,苍蝇满天飞,但好在酥油茶的味道我喜欢,还是美滋滋的喝了好几杯,撑死呢。

  为了多了解他的情况,我总是把话题往他身上引,我实在是对小师弟的事不敢兴趣啊。

  “他们都不喜欢汉人,女人和他们说话,一般都不搭理。”小师弟笑了笑,有点得意的说道,“我阿妈在政府工作,所以,我不排斥汉族人。”

  至于后来小师弟说的什么,我一点都没听进去,因为脑海里反复着“他不喜欢汉人”这句话。难道,他就是因为烦我呢,才打发小师弟陪我喝茶,借故有事不理我?我顿时觉得委屈至极,我把最后一天宝贵的时间给了他,他竟然这样!

  我立马拿出手机,给他发短信。“你也不喜欢汉人吗?如果是这样,那我就走了,不打扰你呢!”

  我正准备起身离开,手机响了!“哪里,你在?”耳畔传来他着急的声音,“~~~~~~~~”他说的乱七八糟,我充分发挥自己的理解力,大概意思就是他正忙着,不是我想的那样,他走不开,让我上去等他。

  女人啊,只要男人说句好听的,立马就雨过天晴呢!我又美得屁颠屁颠得上山了。当我见到他时,一下惊住了。“你~~你怎么穿便装啊?”我不习惯、太不习惯了,“还是喜欢你的红色僧袍啊!”

  他嘿嘿的笑呢,摸了摸他的头。我发现,他只要不好意思时,就会忍不住做这个动作,太可爱了。和他在一起的,还有其他的僧人,不过都是便装出席。在我眼前的,其实就是一群20出头的小孩子罢了。虽然我才27,不过鉴于经历太多人情世故,所以心态有点老呢!顿时姐弟情结就显现了,我给他们拍照,和他们一起聊天,还认识了他最好的朋友白。在这期间,他始终主动替我拿着我的饮料,我心里很happy! 这个细节,让我觉得,我和他是一起的,和别人不一样。这么少女情节的幼稚想法,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。谢谢他,让我有了点初恋的朦胧美感。

  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溜走的很快,天快黑了,我必需离开了。他走在我身旁,我们谁也没看谁,低着头。此刻,我心里好难受,竟然萌生出想留在这的念头。

  “什么时候走?”他问我,声音哑哑的。

  “明天”,我抬头看了看他,用尽我所有的温柔,潜意识里,希望把他迷惑。“你会记住我吗?”我感觉自己快哭了,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他用力地点点头,“再见,想你,我会。”

  我们在寺庙门口挥手告别。

  轻轻的我来了,正如我轻轻地走了,我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个僧人。

  姐妹的老公胖哥在拉萨工作。晚上,胖哥请我吃火锅。可我是食之无味啊,心里始终堵得慌,把自己的情感一股脑的告诉了胖哥,把胖哥给乐死了。哎,正常人听了不乐才怪啊!

  胖哥鼓励我晚上把他约出来,去拉萨河散步。我不敢,可在胖哥的再三教唆下,我还是鼓起勇气,拨打了他的电话。可惜,晚上他们僧人是不能出来的,我也不能去。

  拉萨,那晚的上弦月是那么美丽,是我27年来见过最美的一夜。

  在去贡嘎机场的路上,我的眼泪没有停过,有多久没有为情感流泪了,就让我痛快的哭一场吧。虽然知道,自己的行为有点2,但是在西藏,什么都可能发生,偶尔2一次,也好!6个小时的航程,我从头哭到尾。空姐安慰了我好久,我还是任性地哭着。不是我小题大做、小资情结,而是从心底升起的悲哀,离开拉萨、离开他,从内心深处伤心起来,仿佛把前世的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  在北京的日子是一种煎熬。那两周,我无法静心工作,脑海里总是浮现他傻笑的表情。也是在这两周,我俩的感情急剧升温。我们在深夜联系,因为他们结束晚课已是10点左右,为此,我改变了自己的作息时间,几乎整夜整夜的和他联系。

  我也不知道,我以前都是喜欢都市熟男的,莫名其妙去了拉萨,就见到他,我一度怀疑,是一场梦!只是这个梦到现在都还没有醒。

  我们聊到了童年,聊到了梦想。他的家乡在拉萨附近的一个县,风景很美,他有兄弟姐妹,他是最聪明的,所以被父母送去寺庙出家。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,来到拉萨现在的寺庙求学。从他的话语中,我能感觉出他的骄傲自豪。因为在现在的寺庙学习,是他们的荣耀,更是他父母的荣耀。他的老师都认为,他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喇嘛。哎,听到这些,我的心里说不出的痛,虽然那时,我还没有打算让他还俗,和我在一起。但听了这些,心里堵得慌。

  我们内地很多人进藏,以为僧人都是喇嘛,那是错误的理解。只有拥有丰富的佛学知识,通过考试才能成为喇嘛,一般都得40多岁了。而他们都只是僧人,要学习差不多30年才有资格成个喇嘛。

  他父母都是牧区的农民,他小学没毕业就进寺庙。在他看来,能遇见我,是十分奇妙的缘分,我们是完全两个世界的人。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,我把自己去寺庙的经历,还有当时的心情波动,都如实告诉了他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真是坦白的够彻底的。可能是因为他僧人的身份吧,我的心也变得那么透明,没有一丝隐藏,把对他的那份莫名的熟悉感,还有发自内心的喜欢,统统告诉了他。

  “谢谢你对我的喜欢,今生的莫名熟悉是因为前世有某种强烈感情的存在,所以,我们要珍惜这段善缘!”

  我的表白就这样轻易被你用佛语解释了,我什么也不能争辩,只能远在千里之外,独自流着泪。

  曾经的我,不是一个好女孩,也许!在普通人看来,我可能会被归为交际花一类。起初,我还会争辩、为自己解释,可后来,我实在没那个精力。在国企工作,尔虞我诈,不是我上位就是别人,环境逼得你必须去改变自己,像我这种,没有任何背景,独自北漂的女孩,只有变得强大,才能生存下去。4年,我都怀疑自己已经爱无能,可是遇到他,那种单纯的喜欢,竟是那么强烈。

  那晚,北京难得的下弦月,我坐在窗台,看着天空,“你看,月亮的脸偷偷在改变!”这是一句歌词,我觉得很美,也符合那夜的景色。

  “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陪着你看拉萨的星月!”过了许久,他的短信到了。就是这普通的一句话,让我心里乐开了花。可冷静下来,又觉得不现实。他们寺庙晚上是不许女士进入的,他又出不来,怎么陪我看呢?

  “我想你呢!”我不想欺骗自己的感情,有些事、有些人必须自己去争取的。谁规定一颗向佛之心必须得出家,在家修行也可以啊,世间那么多居士,不也一样嘛!

  好安静。半小时,我拿着手机一直等着,等得眼泪流了又干、干了又流。

  “思念是朋友间的友谊!”这就是他对我的回答。他虽然是僧人,但也是一个成年的男子,女追男隔成纱,他想必是知道我的心思的。

  犹如一泼冷水,淋到了身上,我看着窗外,什么也不愿想,一直发呆着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拿起手机,没有考虑他是否已经休息,把话直接挑明的告诉了他。“我喜欢你,你是知道的!你也喜欢我,我的直觉不会错!出家人,不能撒谎,如果你连自己的情感也不敢面对,还有什么资格做僧人!”当时的我,说出这样的话,很是理直气壮。可现在,我后悔了,那时的自己完全被自己的贪婪私欲蒙蔽眼睛,只顾自己的感受,却伤害了他。

  “我们也会喜欢女人,但是我们需要忍!你是个好女孩,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比我强100倍的男子,我们的相遇应该是善缘,而不是孽缘!我喜欢你,但你在我眼中和别的人一样,我们只有对众生的爱!”

  被拒绝的滋味不好受,难堪、不甘心、甚至一点点憎恨,反正一股脑的负面情绪统统涌上心头,我赌气的把他的电话、短信删除,发誓不再联系他。其实,发誓的意义就在于下次继续发誓。

  第二天,我飘着到了单位,因为实在是太困,几乎一宿没睡,眼睛肿得都可以当球踩。早上给部门员工开会,有气无力地应付过去,老总以为我前夜应酬喝酒呢,也没说我什么,还让我实在不行就回家休息会儿。哎,遇到这样的领导,真是好啊,我没过多久能再去拉萨,也是因为领导看我太可怜,才给我放的假,还不扣我工钱,不过我后来也好好孝敬他呢,给他买的西藏的特产烟,一条1千多。

  本来自我要求不许想他,可总是忍不住,贱啊。我除了这样骂自己,实在找不出更好的词贬低自己。那天,就坐在电脑旁,看着西藏拍的录像,反反复复地看着,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~~~~~~我那仅存的理智,问自己,小猪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啊?语言不通、信仰不同、最关键的是他对你就没那意思,你还惦记着什么?

  可最终,我给自己的答案是:不知道,就是喜欢,就是忘不掉!

  这是爱吗?我真的迷糊了,自己的状况,完全出乎常理!如果不是爱,或者说前世的宿缘,我怎么会这样难以割舍?仅仅见过两次面,其他的都是短信沟通,即使打电话,我们也更多的是听见彼此的呼吸声(他汉语比我的英语的还差),我无法解释自己的情感,我不是小女孩呢,已经不再憧憬小说般的浪漫爱情故事,可这份情感,的确令我难以自拔!仿佛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,爱他、爱他、爱他!

  就在我抱着抽纸哭时,手机响了,是他的短信。人与人之间真的很奇妙,也许是心有灵犀吧!

  “你好?不要因为我难过伤心,我希望带给你的是欢喜、快乐,如果你伤心,那我便是罪孽深重!也许你现在会恨我,但不用多久,你就会忘记对我的执念!”

  他错了,直到今天,我也没能忘记他,执念非但没有消减,反而更深重。但当时的我,还很自以为是,以为哭过了便可以放下。我太高估自己对感情的把控能力了。

  “好的,我会忘记你的!”我赌气地回复他,可心里是没底的。我也会有这么一天~~~~看看时间,他们的辩经时间应该到了,我起身看向窗外,今天的天空很蓝很蓝,像极了拉萨。

  我不好,那你好吗?

  现在的你,应该是坐在那棵古树下,手持念珠吧。思念是会呼吸的痛,我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。每一次的呼吸,都揪心般的疼。

  那天晚上,凌晨,他再次发来短信,“我们还是朋友吗?最好的朋友?”

  我继续在窗台发呆。朋友?我问问自己,这个结果,是我想要的吗?好吧,退而求其次,不能是情人,朋友也可以!毕竟他是僧人,即使他还俗,我们在一起,也有很多现实的问题难以克服,与其把自己推入险境,不如选择另一种方式。朋友,我和他不会那么简单的只是朋友!

  请佛主原谅我,我,我有自己的私欲!我可以做他的最好的朋友!只要给我这个机会,能继续在他身边,我相信有一天,我一定可以让他爱上我,让他主动来到我的怀抱。这是我的计谋,以退为进。

  “对不起,是我太冲动了,我喜欢你,就不应该给你添麻烦!我会努力转变自己,把对你的喜爱变为朋友间的友谊!”我虚伪的表达着言不由衷的心意,“我对藏传佛教很着迷,想多了解这方面的知识,你能帮帮我吗?我也想学好藏语,因为你!”

  我已经设计好我的攻略:直白地表达对他的喜爱,但是冠以他不能反驳的理由,时刻让他知道,他对我的重要性。不是我一时冲动,而是我发自内心的爱着他。人非草木孰能无情,总有一天,他会心动的,因为他首先是一个男人。

  “你能这样想,我高兴!我们会是一生的朋友,不论你在哪,我都会每一分每一秒为你念经!”

  ~~~~~~~~~~~~~~

  直到天边微微露出白色的光,我们才各自睡去。从那天起,我们连续几夜就这样聊天,发发短信、打打电话,喜欢听他的声音。他其实长得比较斯文,高高瘦瘦的,但是声音却很沉稳,让我想起了大宝法王。当然,他没法和法王比,可是,我真的很喜欢。

  我正一点点腐蚀他。腐蚀,这个词语,我觉得很适合。告诉他,我想去他的家乡,看看他儿时生活的地方,感受那时自由的他,虽然时光已经流逝,但空间上却是同时存在的,也许我能穿越到他出家前,一定要带他离开。当我给他解释什么是穿越、什么是时间与空间的理论后,他久久没有回复。

  第二天早晨醒来,看见有未读的短信,是他,而时间却是清晨5点多,他难道整宿没睡?“**(我的名字),你让我感动!一种没有过的情绪让我难受。”

  我看着窗外的天空,心里也不是滋味,让你难受,不是我的本意,可是,爱情,本来就是一种伤痛!我不愿一个人痛,所以,我要把你拉下水。我是罪孽的,死后一定会下地狱,可是,如果没有你,或者也好不了哪去。

  回京后的第一周,我就这样和他以朋友的身份联系着,时不时提醒他照顾好自己。比如,辩经前要多喝水,手掌裂口一定要抹药,中午一定要睡午觉~~~~~虽然,我是有目的的走入他的生活,可这份关爱却是真切的。我自己知道,他也能感受到。

  周六晚上,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他,如果没有出家,是否会真正喜欢上我,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喜欢我?他一直犹豫着,无法回答我,即使是“如果”,他也不敢说出那三个字!

  “我是格鲁派的僧人,没有如果呢!我一旦说出这三个字,我们俩都会陷进去,受到伤害。”他诚实得令人可怕,但是,他没有做到,因为我最终得到了比那三个字更有份量的回答!

  我毕竟是一个女人,即使再有阴谋,可也无法面对这个回答!“对不起,是我打扰了你,如果你希望,我可以发誓不再联系你,从你的修行中消失得干干净净!”我含着泪,发出了这条短信,当时,我真的是动了放弃的念头。

  “你别傻了,我们的相逢是海中捞针一样的难见。所以你不能不可以不联系我,知道吗?”

  当鼓起勇气,看到这时,我真的再也忍不住了,在北京的夜晚,坐在窗台,看着漆黑的首都深夜,陶陶大哭起来。为我的无奈伤心、为我的自私伤心、为我的脆弱伤心,更为他的坦诚伤心。

  “我每一刻每一秒都向你祝福!其实这几天我也懂得了很多道理和心里深深的念着你而感到高兴!”,看着他短信的语法错误,我心中有一丝丝的甜蜜,因为他念着我!

  “你别这样说什么打扰好吗?我很伤心呀”,短信再次响起,我已经视野模糊,几乎看不清内容。

  伤心?你还有心,而我呢?怕是都碎呢!!

  一个人在办公室,回忆着当初的点点滴滴。这个时间很好,没有人呢,我可以放心的哭出声来。耳畔响起了仓央嘉措情歌,为我的悲伤助兴。很久以前,看《大唐情史》,对于高阳和辩矶和尚的爱情,我总是难以理解。一个大唐高高在上的公主,怎么会突然就爱上一个小和尚呢,而且只是一面之缘!现在,我太能体会那种爱的冲动了,没有任何原因,仅仅是因为那一眸的相遇,便已经注定此生的情爱!

  大家此刻看见的只是我的文字,可谁又能看见我敲打键盘时留下的眼泪呢!这份爱,消耗了我几乎所有的眼泪、执着,我现在,只觉得无力。一个人在单位,或者回到家,守着空空的房子,寂寞像黑洞一样,把我紧紧困住。以前我也是这样生活的,可是很快乐。但和他相遇以后,一切都变了,我的寂寞是因为想念他。

  那一天,

 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,

 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;

  那一月,

 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,

  不为超度,

 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;

  那一年,

 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

  不为觐见,

 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;

  那一世,

  转山转水转佛塔,

  不为修来世,

 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

  脑袋一片空白,什么也想不起来。昨夜我俩折腾到后半夜,有时真希望能和他痛痛快快吵一架,把所有的委屈都洒出来。可是,我的愤怒、气恨到他那,就像沉入大海,无声无息。他不会和我吵,印象中他提高嗓门和我说话也就那么一次,还是他生病发烧时。

  后来,他连续发了好多短信,我都没有回复,看着窗外,就只剩下哭呢!其实,我是罪有应得。我曾经伤害了不少人,虽然不是故意的,但有些事的确没有把握好分寸。今天我受的这些罪,都是现世报。

  手机的响铃此起彼伏,短信、电话,一直接连不断。我就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他的名字,什么时候开始,连看着他的名字,都觉得心里满满的。

  第二天,是周日,我窝在沙发里,拿着遥控器,不停的调台,但演的什么内容,我不知道。手机早就被我调成振动了,不想被打扰,只想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一天。到了晚上,我看看手机,N条短信与未接电话,有家人的、朋友的、还有他的。

  哎,逃避解决不了问题,有什么不敢看的,大不了再哭一场,就当作是减肥。我把短信一一阅读,当点开他的短信时,我心里还是咯噔一下,害怕。

  “我是喜欢你的。”

  我懵了!看看短信抬头,是他的名字。“啊~~~~~~~”我尖叫了,对不起,我挺没出息的。“太好呢,太好了!”我在床上又蹦又跳,折腾好一会,躺下,看着天花板傻傻的笑着,可继续看下去,我却乐极生悲起来。

  “佛祖、戒律摆在我们的面前,我们会有喜欢的女人,可是我们什么也不能做,如果你执着要一个答案,我可以诚实说,我喜欢你,第一次见你时,就喜欢你。在山下见到你留下你的电话,是我的错。我也犯了执念,害怕你的离开,我们便不会再见。”

  我除了哭,还能怎样?

  “我想你,好想,我不恨你,真的,只是,我觉得好伤心,为什么互相喜欢的人不能在一起,佛主既然安排我们相遇,为什么你不能还俗,这是佛主的安排啊!”

  我一直等等等,一直到后半夜,他才回复我。“我们还是做最好的朋友吧!”

  朋友?我们又回到了起点!

  昨夜酗酒了,二锅头不是我的强项,却硬是喝下了小一斤。还好度数不是很大,我还能保持最后的清醒回到家。

  刚下过雨,路面还是湿的。一场秋雨一场寒,让初秋的凉意吹醒我吧。我坐在窗台,抱着大脸猫,头靠着玻璃,一个人傻傻得笑着,“我喝酒呢,还吃了喜欢的烤鱼!好撑呢!”

  “少饮酒,睡吧!”

  突然好想听听他的声音,我拨去电话,接通后,却是听到他在念经。我听不懂,可我知道,这是一种福分,他在为我祈福。

  就这样,一直听下去,也是一种幸福。

  我就这样睡过去了,伴着他的饶淼梵音。早晨起来,后果是严重的,浑身都疼,貌似要感冒,最重要的是,眼睛上火了,出现麦粒肿的征兆。

  天空真蓝,朵朵白云,不知哪一片云彩是从拉萨飘来,曾照耀他,现照耀着我。

  他说的很正确,一旦他说出那三个字,我们都会陷进去。回京后的第二周,我好像以折腾他为乐趣,每天就缠着他让他说那三个字给我听。

  那周二的中午给他发去一条短信,可等了一天他也没回复。我有点生气,虽然也知道他可能没听见或不方便,但仍旧小气吧啦的郁闷了一天直到睡觉。我也赌气呢,就是不愿再给他发第二条短信,就是看看,他会怎样。夜深了,我在生气中慢慢熟睡。突然手机铃声响了,我迷糊的真开眼,是他!再看看时间,0:02分!!!

  “你在干什么?”,他听起来还很精神嘛。

  我泪奔了!谁在那时候不是在会周公呢,更何况连续数日没休息好的我!这问题,也忒没水平了吧。告诉他我在休息,问他怎么还不睡!

  “我刚在背经!”

  和他继续聊了几句,可实在是架不住周大爷的召唤,我又睡过去了。

  第二天醒来,还以为前晚是做梦,可看看手机,通话记录就摆在那!我陷入深思。你背经都会背到凌晨吗?还是你的心~~~~~~~

  他,还好吗?思念,席卷而来。

  今天,Z和父母一起去烧烤了,我终于有了一些自己的时间。在那天之后的第二天,我陪着他们去朝阳公园玩。我们在环城10号线地铁时,又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~~~~我不得不再次疑问,缘分究竟是什么?

  等着地铁的到来,我目光呆滞的看着玻璃门的对面,忽然,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,出现了~~~~一个格鲁派的僧人,穿着那红色的僧袍,在那边的方向。我直直得盯着对方,直到那位僧人完全消失在视线。想必大家都知道的,在北京雍和宫里的僧人,都不会穿红色的僧袍,可是,那天鬼使神差出现的僧人,也许对他人没有任何意义,但对于我,难道是佛在考验我的决心吗?我输了~~~在见到那篇文章、见到那个僧人时,我就知道,我的决心与对他的执着比较而言,那么的脆弱~~~~~~

  我们等的地铁进站了,可是我还是久久没能收回视线,Z在身旁,轻轻的问我,在看什么,在想什么?

  Z现在已经有了经验,但凡我看着天空发呆,便一定是在想念他。Z不高兴,希望我能彻底忘记他,但是,想必Z也有所觉悟,忘记他,对于我,除非生命走到尽头。不,即使生命结束,我也会带着对他的记忆离开,在轮回中等待着他~~~~~

  昨晚,Z带着我和朋友一起去塞纳河洗澡。他们吃饭时,点了一瓶白酒,我已经有些天没喝酒了。突然,好想喝醉,为了他。可惜,昨晚的酒度数太低、又只要了一瓶,小猪无法喝醉~~~~~但,毕竟是3、4两酒下肚,我也惆怅起来。

  晚上,回到家,我做了一件很丢人的事。主动要求Z娶我,并且,我把理由一五一十的告诉了Z。我害怕,我再这样下去,会做出伤害大家的事,希望Z娶我,是为了不给自己留后路,如果明年他来找我,我还没有结婚,我99%会随他而去。

  原谅我的坦白、无知吧。我就这样诚实的在一个爱我的男人面前主动求婚,并且理由是如此这般的欠揍~~~~~~~

  Z自然是不同意,动怒也在情理之中。我们一直争吵到凌晨4点半,才疲惫的睡去。今早醒来,看着熟睡的Z,我觉得对不起他。我是喜欢他,但爱,还谈不上。Z是个好男人,接纳了我的曾经,包容了我的心有所属,只是期盼着有那么一天,我能真正爱上他~~~~我会爱上他吗?我的爱还能分给除他以外的别的他吗?

  昨晚,我躺在Z的怀中,痛哭流涕的诉说着,对拉萨的怀念,想回到圣城,因为那里有他。我想念着的、深深爱着的他在那里,静静得祝福着我,也许,也在默默得等着我~~~~~

  此刻,用Z的电脑打字的我,突然有些想念Z。昨夜抱着哭泣的我的Z,是怎样一种纠结的心境?

  “如果他来找你,我不会让他带走你!你今生是我的,来生也是我的!”Z的坚持,我无言以对。